亚冠

冒牌魔王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中位皇兽

2019-12-04 04:5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冒牌魔王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中位皇兽

()白日飞升.

武子浩刚想到这个念头不禁笑了起來.可倏然收敛.以往他想到的仙人不外乎就是这些修炼之人.可眼前的这些修炼之人还在追求成仙.那仙到底是什么.

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些所谓渡劫成仙的人.或许就是打破了作为食物的规则.逃脱了这个世界规则的人罢了.他们是离去了.留下的却是无数还被吞噬的人.

吼.

在武子浩有些走神的时候.一声狂暴的吼声响起.

武子浩侧目看去.三百多米外那已经一半碎裂的大殿外.一头头十数米高的凶兽突然出现.暴虐的气息瞬间化为血腥的an.

达克卢森赶紧兵器握入手中.盯着那些凶兽大叫道:“肯定是刚才的灵力波动惊醒了这些家伙.这可麻烦了.这气息似乎比那些王兽还要强上一些呀.”

罗贝卡面色凝重.沉声道:“妖兽也分级别的.外面的王兽最多也就是中位罢了.这些不同.最差的都有中位王兽的层次.还有几个已经达到上位程度.不好.这些妖兽还在不断出现.赶紧动手.不然一会被包围就危险了.”

塌陷一半的宫殿殿门上每过几个呼吸就有一道光芒闪烁.随即就多出一头王兽.

罗贝卡虽说拥有皇兽的实力.可也就是下位皇兽的层次罢了.对付下位王兽.就算再多也不是很困难.可一旦被这些中位王兽.甚至是上位王兽包围.绝对是致命的事情.

罗贝卡的行动说明了他的担忧.达克卢森还在犹豫.在武子浩身侧沉默不语.可眼神中不安也是显而易见的.只能急声说道:“主人.我们也要快点出手吧.不然这些凶兽越來越多可就麻烦了.”

武子浩目光穿过十数头凶兽.看向残破宫殿的大门.这些凶兽不时生活其中.而是被封印起來的.刚才他得意之下太过招摇

.倒是激活了这个陷进.不过这倒也好.否则靠在大门边上激活陷进.绝对不是好事.

感受到达克卢森的不安.轻点了点头说道:“你也去帮忙吧.罗贝卡一人有点应付不过來.帮他吸引一些中位王兽的注意.上位的交给他处理.”

达克卢森当即提着巨型兵器冲出.眼下可是危险的时候.让这些凶兽越來越多.他绝对是最危险的一个.随时都可能被舍弃的小卒.

武子浩沒有急着出手.反而在废墟中找了一圈.除了再次发现不少尸骸外.锦囊到也捡了几个.只是里面都是空空如也.也只有一个好点.留下一枚玉牌.

瞥了眼不断出现的凶兽.罗贝卡与达克卢森的配合下倒也暂时还能应付.这些死亡的王兽神魂强大.足以让达克卢森兵器中的黄袍老者恢复实力.在关键的时候还能帮上忙.

捏着玉牌.融入一丝的神识.武子浩快速的查看起这玉牌中的信息.许久之后才悠然睁开双目.重重的吐出口气.

神宗.

武子浩并非是第一次听到神宗.只是以往的听闻与眼下的差距何止千里.低头看着手中的玉牌.心中感慨万分.沒想到当年的神宗竟然如此之强.竟纠集了其他宗门的大能.以大神通偷袭了瓦里安.

这玉简中也只是说了当年的计划.应该属于传信的工具.可惜对于别的东西沒有太多的涉及.

收起手中的玉牌.武子浩这才走向罗贝卡等人的战圈处.看着地上数十头凶兽.不禁笑了起來.这该是他进入这宫殿里的第三个收获了.

弹指之间.三把赤红长剑飞射而出.炽热的火浪立即让这空气都燥热起來.这三把剑虽说只是灵期.可释放出的力量足以击杀这些只是王兽级别的凶兽.

锋利的长剑拖曳着长长的火焰.快速的穿梭于兽群之中.有了罗贝卡与达克卢森两个在前面吸引火力.武子浩在后面非常安全.也杀得很是起劲.这些王兽虽说皮质坚硬.可也经不住利刃的如此切割.

武子浩的出手也无疑让罗贝卡等人轻松了很多.几分钟后凶兽的出现竟然沒有杀戮得快.仅剩下的三五头王兽也在轰隆声中倒地.堆起高高的尸山.

“痛快.沒想到杀妖兽也能这么兴奋.可惜就是少了点.”罗贝卡一声大笑.一扫之前的抑郁.得意之间倒也恢复了几分本该有的傲气.

达克卢森甩了甩兵器上的血渍.撇嘴不满说道:“你也不让点给我.我这兵器中的神魂还沒吃够呢.这可是主人吩咐的事情.不如你分点给我好了.”

看头了罗贝卡的心思.达克卢森也沒了之前的顾忌.直接搬出武子浩好的名头來所要罗贝卡搜走的兽魂.要是让其他魔王或是死界之人看到.估计得惊讶得发疯.

罗贝卡眉头一皱.不满的回道:“谁让你自己废物的.就知道抢被我重创的凶兽.简直就是丢尽了你们魔王的脸.”

魔王与死灵一样.都以吞噬神魂來强大实力.进了罗贝卡口袋的兽魂怎么可能还交出來.若不是因为武子浩的关系.估计十个达克卢森也被他给宰了.

就在罗贝卡与达克卢森争执的时候.残破大殿的门上再次闪过一片光芒.顷刻间一股浩荡如海的灵压宣泄而來.首当其中的达克卢森惊叫声中飞速后退.

罗贝卡也是后退了数步.这才站定看着眼前出现的凶兽.不禁脸色一变.大声喊道:“中位皇兽.不想死的就都全力出手.废物魔王.快点过來.一旁吸引它的注意力.”

中位皇兽.已经完全超过了罗贝卡.这样的实力完全拥有抹杀掉他们三人的可能.

达克卢森心惊之余哪里敢上前.这用灵魂上传來的威压几乎让他喘不过气來.毕竟他的实力最多也就是相当于中位王兽.与这中位皇兽差的整整一个级别.一旦被这皇兽击中.必死无疑.

余光扫视了眼武子浩.后者一脸的笃定.根本沒有一丝惊慌失措的神情.达克卢森这才定了定神.知道眼下可是表现自己的时候.要是躲在后面不出手.他在武子浩的眼里可真是一文不值了.

拖着巨型兵器立即上前.远远的绕至这头如放大无数倍的蚊子皇兽身后.可惜在他的攻击下.竟一时半会难以跟上皇兽的速度.

这狰狞的皇兽头部两根尖刺晃动.蒲扇着巨大的羽翅围绕罗贝卡发起狂暴的攻击.后者立即陷入苦战之中.速度上的优势尽失.只能勉强不被那锋利的尖刺攻击中.

武子浩看着这蚊子一样的凶兽.知道罗贝卡的确不是其对手.这才一挥手.三把火焰长剑飞射而出.不断的变幻方位之下.交织成一道火焰长箭.直刺蚊子皇兽.

哧.

一声刺耳的嘶鸣中.蚊虫皇兽扭转巨大的头颅.一双猩红的眼球死死盯着飞射來的火焰长剑.猛的一扬脑袋.其口部的口器精准的刺在剑身之上.随即发出一声吃痛的嘶鸣.

噗.

武子浩面色一白.一口鲜血喷出.哪里想到这蚊虫皇兽只是一刺.竟然会有这般威力.三把长剑如遭重击.瞬间不受控制.胡乱的在半空中翻滚了起來.差一点击中皇兽身后的达克卢森.

在地上留下细细碎痕的三把火焰长剑终于再次恢复如初.可这一次武子浩不敢在正面攻击皇兽.只是在皇兽的周身盘旋.只要一有机会就快速的刺上两下.旋即脱离皇兽攻击范围.

如初之下.武子浩是轻松了起來.可倒霉的是罗贝卡.成为蚊虫皇兽发泄怒火的对象.以他实力之强.也是屡遭重击.甚至差一点被凶兽的口器刺中.

短短的几分钟.却是让罗贝卡痛不欲生.无奈之下只能释放兵解.这才勉强维持住沒有被再次重创.只是这兵解消耗的灵力极大.以他的实力.也只能坚持一阵子而已.

轰.

再一次被逼的硬拼了一击.罗贝卡狼狈的滚了出去.滑出数十米之远.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神魂都有些震荡.眼看着蚊虫皇兽飞临头顶.那手腕粗的口器带着嗜血的气息刺下.也顾不得自己的傲气了.忙开口喊道:“尊主救我.”

一直只是以火焰长剑协助攻击的武子浩.这才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这到不是他想害死罗贝卡.而是此人太过倨傲.处处不忘自己的侍主身份.根本沒把武子浩放在眼中.若是不趁机敲打一番.恐怕日后还会仗着自己的价值不听吩咐.

面对这一次的危机.罗贝卡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倨傲.同时也想到自己的身份.选择了屈服.恐怕只这一次.就彻底的让他明白自己并非是武子浩舍弃不了的存在.

看着陷入危机中的罗贝卡.武子浩当然不会看着他死.这个重要的棋子认识到了自己的位置.自然就该保留下來.

银色光华闪烁.几乎是在罗贝卡陷入绝望的一刻蚊虫皇兽停止了下刺的口器.身体轻颤下发出一声哀鸣.

这不仅是肉身上的痛楚.而是神魂上的刺痛.如同被人用刀子割走一块.蚊虫皇兽痛苦的拍动细长的羽翅.在半空中疯狂暴怒的转动起來.片刻后才将目光落到武子浩身上.

东莞广济医院刘艳香
绍兴市柯桥区口腔医院怎么样
保定性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