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歐債版女王的教室女王發火非同小可

2019-11-09 02:0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欧债版“女王的教室”:女王发火 非同小可

7月14日,周二女王发火,非同小可某报纸头版的大字标题就是《默克尔闭门怒轰希总理》内文提到,峰会开始时,气氛异常恶劣,德国总理默克尔以严厉态度对付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措词强硬、要求苛刻,令人哗然,连德国传媒也感意外,《明镜》周刊形容犹如故意羞辱希腊

在这段不足百字的引述中,默克尔的“恶形恶相”跟其一贯作风固然大异,但老毕认为,犹如故意羞辱希腊这句话,重点不在“羞辱”而在“故意”

敬酒不饮饮罚酒

默克尔声色俱厉,若仅出于“女王”给“顽童”气得七孔生烟,当着欧元区所有领导人面前狂吼:“你个死仔包,敬酒我饮饮罚酒,老娘我出藤条,睇怕你我知惊”这样的话,那不过是德国总理怒不可遏下的情绪宣泄,积压多时自然流露,何“故意”之有

默克尔“羞辱”齐普拉斯若是有目的而为之,那么这出欧债版《女王的教室》,便不光是做给希腊总理看;“女王”的目标观众,实为参与闭门峰会的每一个人

希腊债务风云发展太快,过程峰回路转,要记清每一个细节绝不容易然而,驱使默克尔戏路纵横的,毫无疑问是7月5日的希腊公投

齐普拉斯使出这招,动机人言人殊,但老毕仍是倾向本报国际版主笔沈旭晖的说法,即齐普拉斯意图把希腊政府跟债权人之间的博弈,转化为希腊国民与债主之间的直接交锋

假设齐普拉斯并非如部分论者所说,藉公投铺设一条体面下台的退路,那么摆群众上台的用意便非常明显:视乎公投结果,政府接受勒紧裤带是“顺从民意”,或硬争取宽松是“民意授权”不管结果是Yes抑或No,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都能诉诸“民意”,继续以执政党身份带领国家见步行步

按照“剧情”发展,希腊国民既以大比数否决债权人方案,公投前号召选民say no的齐普拉斯,理应冒着脱欧风险向债主争取在希腊眼中条件更佳的协议

那边戏更好

实情刚好相反,公投结束不久,齐普拉斯反其道而行,主动提出较债权方原建议更紧缩的方案这种跟公投结果明显背驰的态度为市场所乐见,消息一出,投资者即认定僵局可破,新的援助协议马上便能出台原以为“皆大欢喜”,默克尔为何得势不饶人,周末加演一幕《女王的教室》,吓市场一跳

除了齐普拉斯自暴其短,赋予谈判对手“加辣”之机外,“女王”发火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去年因认定希腊经济有转机而买入当地银行股的对冲基金经理David Einhorn说到了重点:“三巨头”最不愿见的,是跟五个像Syriza一样的对手周旋

南欧财困国未来数月将相继举行大选,欧洲富国虽害怕Syriza的反紧缩同路人陆续上台执政,但德国、芬兰、荷兰不能影响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的选举结果以德国为首的富国唯一可做的,乃通过尽情羞辱希腊杀鸡儆猴,让其他财困国的选民知所警惕,向民粹主义政党说不

Einhorn在希腊身上押了重注,他一直认为,若非希腊人“错误”地把Syriza推上台,说不定经济复苏已在望此君对默克尔“故意”羞辱齐普拉斯提出前述看法,跟个人投资得失不无关系

狠辣回应的潜台词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齐普拉斯在希腊人对原方案say no后,急不及待向债主提交更紧缩的改革计划,意大利、法国等欧元区大国本已“收货”,唯独德国“睬佢都儍”,并且乘机拍台拍凳,逼希腊把500亿欧元国有资产转移至一个信托基金,以便日后套现还债那不是剥希腊光猪、逼其放弃主权么

齐普拉斯当初搞公投,就是要令“民意”二字成为他的免死金牌德国的狠辣响应,却是要告诉所有财困国和主张向希腊采取温和路线的意、法等大国,只要德国认为有必要,成员国的主权不能保证什么;在欧元区,能操生杀大权的,最终都是Germany

欧元区的利益,说穿了就是德国的利益,这就是《女王的教室》结局篇的潜台词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云南生物谷
分享到: